冬将军

同色领带!!!我原地爆炸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Peter:Mr Stark我已经准备好了!

Tony:∑(゚Д゚) …那啥…kid…(孩子听话过了头怎么治?!!)

荷兰弟生日快乐!!!🎉🎉🎉请务必在未来一直这么帅(nai)下去!!

btw 妮妮我好像发现了你拍照站在荷兰弟身边的原因…_(:з」∠)_

醒醒 Mr Stark!
您看现在都几点了!!!
起床起床——
您答应过今天带我测试新战衣的QAQ[狗狗眼]

看看这胳膊上的肌肉,不愧是能推倒托尼老师的人╮(╯▽╰)╭[Tony:闭嘴!]

从荷兰弟的脸书上拉下来的照片 然后不要脸地拼出了自己的脑洞——一发重逢的小甜饼_(:з」∠)_

顺便荷兰弟真好看QAQ哭唧唧

今日份的荷兰弟!!!他真的太可爱了⁄(⁄ ⁄ ⁄ω⁄ ⁄ ⁄)⁄

【LMSS】Dependence

阴暗的办公室内,斯内普踌躇许久,终是忍不住掏出了金底色暗绿蛇纹的门钥匙,忐忑不安地出现在马尔福家的花园内。
这把门钥匙是卢修斯在大战最为惨烈的时候强硬地塞到他手上的,他还记得卢修斯担忧的灰眼睛,瞳孔里全是他的倒影。
“我希望这把门钥匙能在最危机的时刻救你一命,西弗勒斯。”他这样说。
斯内普笑了。
虽然,这把门钥匙直至大战结束都没有被使用过。
现在大战结束了,斯内普是凤凰社插在食死徒内部的间谍也被曝光于众,但他终是逃脱了审判,摇身一变成为了霍格沃兹的魔药学教授。
然后,今天是卢修斯回家的日子。
战后,食死徒包括马尔福一家被魔法部以公正的裁决的名义进行审判,庆幸的是卢修斯将他语言的艺术运用到了极致,凭借马尔福家在魔法部和巫师界的影响力逃脱了被投入阿兹卡班的命运。
他会原谅自己么?
间谍的身份,卢修斯从头至尾都被蒙在鼓里。
卢修斯曾说过,比起狂妄自大的凤凰社,他更为厌恶的是不能坚持自己的信仰一始而终的人,譬如摇摆不定的间谍。
但是自己对卢修斯……是不同的吧?
楼道里传来鞋跟踩地的声音,隔着一间厚重的门板却如此清晰。
笃。笃。笃。
还有四秒,斯内普默默地想。
三秒——
卢修斯,好久不见。
两秒——
看啊,我们都从大战中活下来了。
一秒——
我给你带了容光焕发药剂,还有德拉科的福灵剂,只是觉得你正好能用得到才带过来给你的。
门被开了。
“嘿,卢修斯——”
然后他陷入了一个炙热的怀抱,细腻的布料摩擦着他的脸,他甚至能听到不同于自己的急促心跳,让斯内普控制不住不去拥抱对方。
“欢迎回家,西弗勒斯。”
卢修斯太激动了。西弗勒斯想,他的左侧面颊甚至因为靠在卢修斯衣服上的蛇型别针上而略微疼痛。
“我想你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我很抱歉卢克,原谅我……”
对方的身体僵了僵,不过很快放松了下来。
“间谍么?说真的西弗勒斯,比起间谍的身份,我对于你居然为了那个麻种巫师而成为间谍这一事感到气愤……”
“不过,我好像没办法不原谅你。”
“作为补偿,我想提供马尔福家一些美容药剂的要求不算过分吧?”
果然,卢修斯最终还是原谅了自己。斯内普忍不住上扬了嘴角:
“真不愧是见缝插针的马尔福——拿着吧,先说好我可没有特意为你准备这些……”
“还有,我以后不会再想着莉莉了,这是最后一次,我保证……”
沉甸甸的装满了魔药的黑皮箱被他递了过去,卢修斯摇摇头宠溺而无奈地伸出手准备接过来。
咚!
咔嚓——
箱子砸到了地上,箱子里装魔药的玻璃瓶碎裂。
“卢修斯马尔福!你的腕部肌肉是提前萎——“
萎缩了吗?
睁开眼,斯内普发现自己倒在蜘蛛尾巷残破的沙发上。地上有些许的药剂残留,金色的彩色的……脚下,容光焕发药剂和福灵剂的碎玻璃铺了一地。
左侧脸颊火辣辣的疼痛,部分血液已经干涸在她的脸上,伤口却无法愈合,那分明是神锋无影才能有的效果。
而会施展神锋无影的,到现在为止只有两个人。
一个是作为发明者的自己。
另一个……
不——
求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我——
“你让我感到恶心,带着你肮脏的瓶子滚出马尔福庄园,可耻的叛徒。”
================
我真的是想写甜文的,相信我(¬_¬)

【今青】学弟不听话 2

2
果不其然地,今天的日行一架也在我的干涉下"完美"地解决了。……嗯,我承认我故意无视了若松小朋友气得发青的脸色和捏得快爆筋的拳头。

啊啊若松你好歹是我的接班人,这样一点就爆炸的性子怎么就改不了了呢啊喂,队长我一大把年纪了也不想掺和到你们这群年轻人里来啊——我心底默默吐槽,为桐皇篮球队的将来感到深深的忧虑。

其实我真的没有所谓"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博大胸襟,本质上我其实是个和花宫学弟一样恶劣的人——嗯,原话是花宫说的。不过是在当了几年队长以后管得宽了点而已——真的只是"稍微",如果不是形式所迫我很乐意在旁边看戏,真的。

"青峰,跟我过来一下。"若松我已经是没法再进行思想教育的了,这孩子明显被气得不轻,现在正憋屈得很;反观另一位当事人,无所事事捧着一本不知道是叫小麻衣还是小麻将的杂志看得不亦乐乎,就差哼上两句"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当我没说。

"……还是解释一下吧,今天又是什么原因?"我看着浑身散发着不满气息的某个黑皮,头痛地扶额:你当我想天天单独找你喝茶聊天嗑瓜子的么是个男人就给我忍着点别动不动就是干啊喂!

"切,这里的人都太弱了更本不够我玩。"答非所问。

——他们是你的学长同学又不是玩具,是要闹哪样啊!

"话说,那时候是你说这里有很强的人我才过来的,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真是无聊。"他直接摊了摊手,眼底的不屑一顾一览无遗。

啊咧?我说过这种话么?我扶眼镜的手微微一僵:好像没有?!

他还是那样漫不经心地靠在墙上:"三分球比不过绿间,防守拼不过紫原,就连我们中最弱的黄濑都能打赢你们中的任何一个——说到底,所谓最强的觉悟不过是你为了引诱我进桐皇来赢得胜利的——"

"阿大!你这么说前辈们太过分了!"他的话被身后路过怒气冲冲的桃井打断——她是我们球队的现任经理人桃井五月,曾经担任帝光中学篮球部的经理,无论是经验还是智商都要高出同龄人太多,是跟随着青峰一起进桐皇的。嘛,这么说难道我们赚了么?

别开玩笑了啊。

看来是时候教育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奇迹的世代之一了。桐皇的确重视个人才能的发展和衍生,但同样不需要这样对队友恶意争锋相对的人。啊说起来,所谓奇迹的世代也不过是一群眼界狭隘的井底之蛙嘛,会崩溃是早晚的事情,世界那么大他们那么小早晚有一天卡密傻妈会把他们团灭灭灭……

不好意思走错剧场。

我知道我又一不小心走极端了,这一点在花宫发现后被他嘲笑了很久:平时冷静得像妖怪一样的人在触发某些机关后总是会突然黑化,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开启支线奖励?!╭(°A°`)╮

"原来你是这样想啊,"我推了推眼镜,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这样不是挺好么?早点把心里话说出来不就没那么多麻烦事了嘛!"走上前拍拍他的肩膀——身高差什么的我表示很怨念。

"今天部活结束后去三区,我和你来一场,ONE ON ONE"

"哦?你很强么?"眼镜明显亮起来了,漫不经心的语调也微微上扬起来。

"哎——没有哦!我充其量就是个热场的,很一般的啦!"

才——怪。怎么可能,不论怎么说我也是亲自教出无冠的五将之一的"恶童"的男人,如果没有驾驭无冠的实力我还用在桐皇混下去么[笑]

"切!"果然很快失了兴趣。

"今吉前辈,和青峰君one on one没关系么?"桃井想要阻止我的念头,一脸担忧。虽然是个很萌的妹子但怎么我从你脸上看到的就是"你药丸居然和青峰比赛是嫌自己活太长了么"这样。妹纸啊,不是我说你,你对你家队长我的定位到底有多大误区。

"没关系,我也想亲自体验一下我们的王牌的真正实力。"我微笑着安抚焦虑的她。

——对!然后把他打得连他家彩虹队队长都认不出来!

我在心底呐喊。

FLAG立得很好,当天晚上我是拖着半死不活的身躯回家的。

青峰的状态要比我好一些,想要看他被虐的场景恐怕只能自己脑补一下了。但结局是我也没被打脸。ONE ON ONE的结果是平局,不论是我还是他都没有用出真正实力,倒是他对我改观了不少,称呼也从"喂"变成了"今吉哥",也乖乖保证了以后会按时来训练——其实他能做到这点我就很满足了。桃井小姐看到我和青峰比赛过后不但是平局而且仍是满面桃花两袖清风惊讶得话都说不出来,我想回头她可能就要重新准备一本关于我的资料本了吧。其实只有我自己知道跟青峰比赛过后我累的像dog一样,所谓的两袖清风,桃井姑娘你一定看错了其实我是飘着出篮球场的。为了维护作为篮球队队长最后的一点尊严,哪怕累死了也要微笑,smile——真真把死了都要爱[划]笑表现得淋漓尽致。

总结:当个队长不容易(;一_一)

嘛其实青峰人臭屁归臭屁了点,实力还是摆在那儿的嘛。那么我就看在他有这份实力的分上继续护着他呗——不然咧?能怎么办ㄟ(▔ ,▔)ㄏ打我啊

综上所述,忍无可忍的桐皇小朋友们,你们只能——接着忍下去。